当前位置:旗讯网 > 创业投资 > 创业资讯“80000多份”热点领域研究报告

腾讯需要讲好的To B新故事

2018-10-18 9:57:00 编辑:f505 来源:旗讯网 作者:  浏览579次


 腾讯需要讲好的To B新故事

  蒋鸿铭,腾讯公司法务综合部智慧司法项目经理,截至9月27日,他已有5个月没有见到他的上司了。这5个月、180多天的时间里,蒋鸿铭一直驻扎在宁波,与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磨合一个名为“移动微法院”的微信小程序。

  “移动微法院”是腾讯众多To B、To G(government)业务中的一个。从计划启动到落地总共花了一年左右的时间。智慧法院速度惊人背后,是中国互联网ToB市场的发展。伴随着云计算、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技术的普及,以往慢热的ToB,成为了巨头们争抢的互联网下半场新“蓝海”,阿里巴巴、腾讯、百度为首的互联网巨头以及华为等大科技公司,都盯上了这个未来的“金矿”。

  腾讯ToB计划的决心,体现在9月30日,国庆节前最后一天,腾讯宣布架构大调整,动刀最大的则是,将分散在各个事业群的To B业务纳入新成立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(CSIG),还成立一个技术委员会并新升级广告营销服务线。架构调整的背后,是腾讯对ToB业务的重视。

  腾讯启动这次业务架构大调整的另一面是,资本市场的不理想表现。10月11日,腾讯股价以267港元收盘,距离今年2月历史最高475.72港元,跌去四成多。

  而微软股价的逆袭故事,对腾讯加码ToB业务来说是一个正向激励。微软市值从4年多前最低不到3000亿美元,到今年五月底突破8000亿美元市值,一度超过谷歌,成为仅次于苹果和亚马逊的全球市值第三高的公司。靠的主要是,做了架构调整并在云服务上发力,凭借Azure确立云服务行业第二的地位并带来资本市场的青睐。

  目前移动互联网的C端红利将尽,尤其在腾讯游戏受挫、股价不断下跌的当下,腾讯更需要讲好ToB新故事,提振资本市场信心。关键问题是,被业界普遍视为没有ToB基因的腾讯,能否像微软一样靠B端发力出现神奇逆袭?

  “公司大到一定程度,2B和2C都不可缺少,”亿欧公司副总裁由天宇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,之前在To B业务进展较慢的腾讯,“忽略了更大格局和更长周期,未对冲击万亿美元市值做好准备。”

  2017年12月,马化腾在腾讯员工大会上强调,“现在的腾讯需要更多To B的能力,要在组织架构上进行从内到外系统性的梳理。”“很多人认为,腾讯的基因是To C,”资深市场人士薛正晔说,毕竟,腾讯20年的历程中,“没诞生一个成熟的To B明星产品”。

  腾讯曾尝试电商业务,但并未成功。即使在自己擅长的社交领域,阿里巴巴的企业服务产品钉钉有700万家企业组织使用,用户过亿。腾讯的企业微信注册企业数150万家,用户3000万,依旧有不小差距。

  作为To B业务基石的腾讯云也是如此。一位关注互联网企业To B业务的媒体人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坦言,他曾参加过多场阿里云、腾讯云、金山云、华为云等活动,其中腾讯云印象深刻。这位媒体人感触是,“年初讲的和年尾讲的内容差不多,没有新案例出来。”他认为,与阿里云的强势地位相比,腾讯云之前被归到社交网络事业群(SNG),作为SNG业务的一部分,感觉难以发力。

  此次腾讯架构调整,将腾讯云业务从原来的SNG独立出来,成为新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(CSIG),地位明显提升。

  腾讯云是腾讯所有科技对外开放的云的形态,可以理解为腾讯To B业务的基本支撑点。目前其为游戏、视频、金融、零售、电商、交通等行业中的192个业务场景提供全栈解决方案。腾讯AI Lab、优图实验室、微信AI团队等内部AI团队,背后也是腾讯云。“可以理解为,腾讯云是腾讯To B业务的水和电,是基础设施,没有腾讯云,其余一切就无法成立,”一位腾讯员工告诉记者。

  互联网企业云服务的格局里,腾讯云目前并不占据优势。根据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半年度跟踪报告显示,2017年阿里云排名第一,全年市场份额达到45.5%;腾讯云第二,市场份额10.3%。

  收入上,IDC数据显示,2017年中国公有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首次超过40亿美元(约275亿元人民币)。根据阿里财报公布的数据,今年一季度云计算业务收入达46.98亿元,同比增长93%,是阿里增长最快的业务。

  腾讯历年财报中,并未公布腾讯云的具体收入。但由天宇告诉记者,根据他从腾讯内部了解到的信息,今年腾讯云的业绩并不算好。

  由天宇认为,阿里云与腾讯云技术上并没有大的差距,二者主要差别在于选择路径不同。阿里巴巴为中小商户服务,阿里云的策略很长时间都是要把中小企业的量铺起来,但是这一块不挣钱,没有利润。腾讯云的服务对象则多为大型企业以及政府部门。

  不久前,广东省政府采购网发出的一份公告显示,总金额达7028万元的广东省公安厅新一代移动警务平台(一期),由腾讯云计算(北京)有限责任公司和数字广东网络建设有限公司中标。今年5月中旬,腾讯云中标北京大数据行动计划整体设计咨询服务项目。

  蒋鸿铭所在的智慧法院项目,也是腾讯云的业务。记者了解到,“移动微法院”上涉及的材料和证据,除签名这一项通过区块链技术存储外,其余都放在腾讯云。若是能通过最高院将这个项目普及到全国法院,会是一笔支付给腾讯云的直接收入。但截至目前,腾讯还未从该项目上获得收益。

  新增长故事

  10月11日,腾讯股价跌至每股267港元,比今年年初最高点475港元跌了208港元,市值蒸发超1.7万亿港元(约合人民币1.5万亿元)。当天,腾讯开启连续第23个交易日的回购股票行动。股价跌穿300港元后,按市值计算,腾讯也不再是全球前十大公司之一。

  西南证券首席分析师张刚曾告诉记者,腾讯回购股票,主要还是为了维护股价。

  但从股价表现来看,腾讯的动作并没有明显效果。“资本市场,特别是香港资本市场,要见到兔子才撒鹰,”薛正晔对记者分析,尽管腾讯调整了架构,但对于资本市场而言还不够。这次腾讯主要调整重点在To B,但“腾讯太大了,To B业务即使在现有基础上增加10倍,对营收的帮助也不大,何况还没见着10倍的增幅。”

  不过,To B已成为腾讯业绩增长最快的业务。根据腾讯2018二季度财报,腾讯其他业务在二季度同比增长81%,与6%增幅的游戏业务以及39%增幅的广告业务相比,其他业务增幅预示着未来的机会。其他业务主要指云服务与支付等To B业务。这一块收入为174.96亿元,占二季度腾讯总收入的23%,并不是腾讯主要营收来源。

  马化腾在公开信中表示,此次调整架构,是腾讯迈向下一个20年的新起点。在他看来,互联网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。

  薛正晔和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戚聿东,均认同马化腾的说法。戚聿东告诉记者,在信息化与工业化融合的时代背景下,产业互联网机遇多多,市场容量巨大,潜力无限。

  这个潜力无限的市场,是ToB的新市场。以往腾讯财报中,ToB业务被归到其他业务,财报分析会上,ToB业务被高管认为是还需加大投入的初期阶段。在腾讯主营游戏、社交业务如日中天的时候,可以有大把时间等待孵化To B。但在主营业务受挫时,代表未来趋势的To B,是一个此时此刻需要讲的故事。

  从国际市场看,ToB也正成为一种趋势。以云服务为例,亚马逊的AWS在今年二季度的营收占集团总营收的11.5%,微软的智能云服务收入在今年二季度占总收入的32%。并且,微软曾凭借云业务Azure的增长,在今年5月底市值一度超过谷歌。

  观察腾讯多年,由天宇没有预料到,腾讯的不利要素能致使股价到达现在这种程度,“这是出乎我意料的,”他分析说,腾讯向来是靠游戏变现,靠微信拉估值,业界对于微信可以产生的商业机会以及商业生态,一直抱有很高的预期。但今年以来游戏领域的“黑天鹅”,给予了腾讯比较直接的打击。

  腾讯之前在产业互联网的布局不算给力。回顾腾讯之前脱离危机的经历,腾讯主要是在自己擅长的产品领域出奇制胜。2003年,“QQ秀”业务意外大幅盈利,让腾讯从内忧外患的竞品中脱颖而出。2010年,腾讯在3Q大战受到质疑后,微信撑起了腾讯新的半壁江山。移动游戏盛行后,《地下城与勇士》《王者荣耀》等知名产品为腾讯贡献源源不断的巨额利润。即使在移动支付上的翻身,腾讯靠的也是出奇制胜的微信红包。

  “在自己习惯和优势的方向上,腾讯不断在强化。但是在非强势的体系上,比如往垂直产业深度走的时候,这种产业属性的拓展能力,腾讯一直都没有体现出来,”由天宇这样评价腾讯。

  与阿里巴巴对比,目前的阿里巴巴除了初期的淘宝之外,还有了天猫、蚂蚁金服、菜鸟网络,这些新业务如果上市,市值有可能再造一个阿里巴巴。但可惜的是,从产业布局来看,腾讯内部并没有再造出一个新腾讯。

  “没有一个伟大的引领全球发展的公司,是靠单一业务,尤其是靠游戏娱乐业务来发展的,”由天宇认为,腾讯现在需要对资本市场,讲一个游戏之外,新的增长故事。目前看来,To B是最有可能讲好这个故事的业务。

  2016年,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建设“智慧法院”的计划,第二年,腾讯智慧法院团队在宁波余姚法院试点“移动微法院”,今年1月份,宁波全市法院普及“移动微法院”,三个月后,最高人民法院宣布,在宁波基础上研究更成熟的产品,向全国法院推广。

  为了跟上智慧法院的普及速度,腾讯的蒋鸿铭长期留守宁波,盯着这个早7点到晚9点运行的司法小程序的功能完善。这是腾讯加码B端业务的一个侧面。

  薛正晔认为,短期内,腾讯想止跌回稳,还要看游戏审批和广告业务。但从长期来看,To B这个巨大的市场,腾讯不能放弃。

  “很多人说我们只有To C的基因,没有To B的基因,我是不相信这个说法的,你看进化中的成功物种,不是一开始就有那种基因,都是演化出来的,”早在2017年12月,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在腾讯员工大会上如此表态。

  但To B是一个长期的战略。薛正晔告诉记者,一般这种长线的战略调整,要慢慢反映出来效果。此次腾讯架构调整公开信中,马化腾表示,“我们不只是要专注眼前的业务,更要立足于长远发展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腾讯在To B领域已进行了多年尝试。目前腾讯已在云、支付、AI、安全等诸多技术领域积累了能力,腾讯云有2000多个合作伙伴,行业解决方案超过六十种,在政务、医疗、工业、零售、交通、金融等领域都创造了大批数字化转型成功的案例。

  此次调整后,腾讯To B的地位提升,由天宇认为,这是多重不利因素倒推腾讯出现调整的利好决策。“腾讯要成为万亿美元市值的公司,靠游戏是不可能的,你必须有引领行业价值,以及构建整个社会基石的一些东西出现。”

  对于腾讯这样的巨头转向To B市场,戚聿东认为,腾讯是有明显优势的,“无论是To B还是To C,软件企业的技术是相通的,他们在数字化、平台化、智能化的优势是传统企业所不具备的,也是专业化软件企业无可比拟的,只是服务的客户群体转换了。”

  “腾讯这次架构调整,可能会是中国产业互联网的一个拐点。”由天宇补充到,有一种很大的可能性是,因为腾讯对于To B业务的转向,可能一大批To B创业公司融资都会变得容易多了。他仍对腾讯抱有信心,“尽管腾讯To B业务基础不好,但是公司基础很好。整个公司的影响力、人才、资金储备,以及腾讯整个公司能干事情的系统化能力,都是支撑。”

  由天宇期待腾讯对于To B业务更细节的动作,尤其是对于腾讯云,他认为,“到了砸更多资金和资源的时候了。这不是业务之一,而应该是目前最重要的业务。”这种重要性,需要腾讯在接下来的实际行动中体现。

  本文来源旗讯网,未经旗讯网书面授权,禁止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!

关键词检索:腾讯
#
相关内容阅读


精彩图集
热点标签